栋德
扫描关注栋德

寻找并泄露天机的俗人

1999年北京的冬天,无处安放的青春

栋德2020-02-02过往 93

640.webp (2).jpg


1999年,栋德毕业了,在大姐的感召下,拿到实习两个月赚到的2000块钱后,给妈妈留了1000,自己剩下1000,就这么屁颠屁颠的坐上火车,好奇的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北京。

 

在火车上,买了北京地图,反复研究,最终确定最佳路线坐地铁转2躺公交,北京站上-积水潭站下需要花2块钱,然后做22路公交车到北太平庄下车一共就4站地需要花1块钱,从北太平庄到北京电影制片厂一共就两站地,实际上就一站地。

 

当时也不知道这一站地有多远,从北太平庄等到了一辆302小公共汽车,问司机师傅到北京电影制片厂吗?说到,好吧上车交钱2块,上车后刚想找个座位坐好,没2分钟就见司机刹车喊道,北影到了,我能感觉到一车人看着我一脸懵逼的样子,这就到了!下车吧。心里骂道,你大爷的,这北京的司机不地道不实在,就这两步路,坑我2块钱。

 

之所以要说这个坐车的钱,这中间有个好笑的事情,是因为之前二姐和妈妈来的北京的时候,从北京站打车到北京电影制片厂花了100多,这事后来好长一段时间都是我笑话二姐的一件事,每次二姐都说不认识路,妈妈则帮腔说那个司机不实在,哈哈哈。

 



北京电影制片厂下车后,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门口宽宽的大牌楼。观察着周围的人,看见一个胖乎乎的女的在门口打电话,在她侧脸的时候发现,咦,是演还珠格格的小燕子赵薇不知道在和什么人打电话说着什么事情。看到我在打量她,赵薇把头给扭过去了,可惜我也不追星,当时也没相机,要不然拍张合照我想小燕子不会拒绝吧。在赵薇把头扭过去继续打电话的时候,我也把目光转到大门内,看见后来演天龙八部的胡军,一个人背着个双肩包,双手插兜从门内急匆匆地往外走,只见胡军眼神很专注的走路,并没有注意到我在看他,这些以前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现在距离很近,我心想这就是北京吧,一切就在眼前的感觉很奇妙。想完,看见门口右侧有站岗的保安,上前和保安确定了地址,保安很热情的指着院内左侧的一栋刷红漆的楼说就是那栋楼。含笑谢过之后,就进院了。

 

进院后,看见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佝偻着身子,骑着自行车朝传达室方向过去,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是陈佩斯的父亲陈强。估计是去收发信件了吧。当时也没多想,就朝着保安指引的那栋楼走去。

 

来之前,也没跟大姐打招呼,大姐光知道我要来北京,也不知道具体哪天来,反正我也没什么急事,也不需要接站,就当旅游了,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见明星,第一次在火车上抽着烟和陌生人侃侃而谈。这些都符合我的性格,万事不求人,能自己解决的决不给别人添麻烦。当时自强,自信,自立的那个我真好。

 

来到楼前,打量着这一大长排房子,看上去像是七八十年代的老厂房,一共两层。我也不知道大姐在不在单位,也不知道在哪个房间办公,也没想过要先打个电话,因为我知道这些都不是事,走进楼内,楼道很长,从大门口走到走廊尽头,一个人也没有,房间门上也没有标识牌,只有房号,也听不见那个屋里有说话的声音,看没有惊喜,就转回头走到大门口,从楼梯处上了二楼,在二楼走廊上来回走着,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哪个屋里有没有说话的声音,准备给大姐一个意外的大惊喜。很奇怪,整个楼道都很安静。当我在一个房间门口听的时候,突然门开了,一个新疆女孩出来,我俩差点把头撞到一起,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把我吓了一跳,也把这个新疆女孩吓了一跳。女孩大叫到,啊,你吓死我了,你干什么的?你有事吗?你找谁啊?一连串的发问,把我也整蒙了,这时候,大家听到动静,都纷纷出来,我听见是大姐的声音在询问外面怎么了?随后看见大姐出来,满脸的惊讶瞬间转为惊喜,说到,栋栋,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个电话,好去车站接你去啊。我说,不用的,我看地图能找到的。大姐说,你傻啊,你才多大,又没出过远门,外面这么乱,再把你丢了怎么办,家里就你这么一个独苗。大姐边说边笑,然后给围观的人说,这是我弟弟。大家都笑着散了,后来知道这个新疆女孩叫招弟。当时听到这个名字就笑,女孩无奈的给解释说,爸妈想要儿子,可惜一直不如愿,所以才起了这个招弟的名字。

 

没有意外的,栋德被大姐安排到这个大环境中工作,一个月工资1500。也没有多大的工作量,开发开发客户(其实也没什么好开发的,都是一些长期固定的客户,也接点小散户的活),送送胶片,取点资料啥的,更多的是在办公室呆着,办公室很大,有100多平,就两三个设计人员,有负责出片子的,氛围很好,大家都是年轻人,可以一边放着喜欢的音乐,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工作。

 

然而,栋德并没有满足于现状,平时跟大家谈天说地的时候,了解到按摩师特别赚钱,一个月能挣一两万,我就利用晚上的时间去西直门一个学校报了个按摩师班,还拿了高级按摩师证书,可惜的是这么多年也没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因为在学习的过程中,发现从事这个行业的基本都是风月场所,夜总会。那年北京还没有四环,三环边上好多地方都是小平房,三环边上的2居室楼房买一套才10多万块钱,更没有现在独立出来的那么多的足浴足疗和按摩店。基本都是大型的夜总会,里面餐饮,卡拉ok,洗浴,按摩一条龙。最出名的就是三元桥的天上人间,后来给取缔了。

 

因为家住在大钟寺皂君庙,离中关村很近,发现很多人在倒卖软件光盘,就利用周六日的时间,在人民大学东门的地方找了一个小老板谈好了提成,拉一个人2块钱,不管成不成交,按人头算。我觉得挺好,一天下来能挣个百十块钱。那时候是很知足的。

 

大姐单位业务发展,新招了几个人,都是刚毕业的学生,其中有一个女孩是在四川长大的北京人,比我大一岁,胖乎乎白白净净的,很可爱,她家住在静安里。由于天天在一起上班,又是同龄人,比较聊的来,晚上陪她去安贞桥上夜课,周六日陪她去中关村图书馆查资料学习,一起做公交车逃票(那时候公交车可以办月票,有票的上车晃一下就行)售票员管的也不严,关键坐公交的人太多,上车人挤人。

恋爱了。

 

有一次,北影电力改造,单位没电,她有个活没做完,她家没有电脑,就去我家做,家里就我们俩,我没啥事,就看她做活,设计什么封面。我放着张国荣的歌,来回循环着。她说好累,问我不是刚学了按摩师吗?我当你第一个客人吧。当时还不好意思,拗不过,就开始从头按到脚,从脚按到头。房间里飘荡着张国荣的歌声。

 

我劝你早点归去

你说你不想归去

只叫我抱着你

悠悠海风轻轻吹冷却了野火堆

我看见伤心的你

你说我怎舍得去

哭态也绝美

如何止哭只得轻吻你发边让

风继续吹不忍远离

心里极渴望希望留下伴着你

风继续吹不忍远离

心里亦有泪不愿流泪望着你

过去多少快乐记忆

何妨与你一起去追

要将忧郁苦痛洗去

柔情蜜意我愿己取

要强忍离情泪

未许它向下垂

愁如锁眉头聚

别离泪始终要下垂

我已令你快乐

你也令我痴痴醉

你已在我心不必再问记着谁

留住眼内每滴泪

为何仍断续留默默垂

风继续吹不忍远离

心里极渴望希望留下伴着你

风继续吹不忍远离

心里亦有泪不愿流泪望着你

过去多少快乐记忆

何妨与你一起去追

要将忧郁苦痛洗去

柔情蜜意我愿记取

要强忍离情泪

未许它向下垂

愁如锁眉头聚

别离泪始终要下垂

我已令你快乐

你也令我痴痴醉

你已在我心不必再问记着谁

留住眼内每滴泪

为何仍断续留默默垂

为何仍断续留默默垂

为何仍断续留默默垂

 

我爱过,也被爱过,这都已经过去了,不管过了多久,但求可以重逢。现在,我期待,也被人期待,只是等着一次相遇,有人可以和我一起同行。关于未来,我憧憬,也被人寄托着憧憬,我见到了天地,我欲振翅而飞。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我知道,这个天地里,还有和我一样的人在振翅欲飞,不管她在什么地方,我在什么地方,我就是她,她就是我,相不相见都一样。

 

那一年栋德19岁,青春,阳光,健谈,不可一世。


发表评论